• 广西百色:信用赋能“金色乡村” 来源 中国金融新闻网   |   2022/01/25

    随行的人行田东县支行行长苏钦告诉记者:“这是广西农村金融改革‘田东模式’升级版的重要组成部分。”据苏钦介绍,“金色乡村”APP平台通过对原农户信用信息系统进行全面升级改造,打造“信用+信贷+支付”联动模式,以新版农村信用信息系统、金融机构信贷对接系统、电商平台和“三农”服务室为基点,以农户信用数据链、农业生产产业链、包装物流链、农产品质量信用追溯链为框架,探索建设贯穿政务、个人和商务三大诚信体系的大数据应用场景,打造农村信用大数据平台,紧扣金融服务实体经济初心,持续优化农村金融服务环境。

  • 湖北宜昌:诚信成为住建领域的“通行证” 来源 三峡日报   |   2022/01/24

    将建筑企业诚信分与招投标挂钩,发布文明施工红黑榜和物业红黑榜,首创房地产经纪诚信“身份证”……宜昌市住建局以诚信为标尺,丈量市场主体行为准则,让守信者处处受益,使失信者寸步难行。

  • 迎来新进展!我国社会信用体系建设迈入高质量发展阶段 来源 人民网   |   2022/01/20

    我国目前的社会信用体系建设有哪些新进展?近日,国家发展改革委、人民银行联合印发《全国公共信用信息基础目录(2021年版)》(以下简称《基础目录》)和《全国失信惩戒措施基础清单(2021年版)》(以下简称《基础清单》),进一步明确公共信用信息归集范围以及为规范失信惩戒措施提供了现行有效的法律法规和政策依据。

  • 浙江丽水:优质纳税信用助企“诚”风破浪 来源 国家税务总局丽水市税务局   |   2022/01/17

    “我们申请了银税信贷产品,由于企业纳税信用良好,很快就收到银行的放款。”浙江碧丰农业开发有限公司通过银税互动,顺利获得100万元的贷款资金支持,企业负责人表示,有了这笔钱,后续将推进与高校和社科院的合作,持续提升中药材育苗技术,创新产销模式,延伸产业链,进一步促进产销各环节协同发展。

  • 吉林临江:夯实信用基础 打造“诚信临江” 来源 吉林农村报   |   2022/01/13

    推进政务信息公示。建立信用信息公示机制,严把源头数据质量关。以国家“双公示”评估为契机,加大对信源单位自查、督导、培训力度,持续开展水、电、燃气、仓储物流、社保、纳税等特定信用信息归集,目前已累计归集企业信用信息共计1799280条,个人信用信息51928条,其中,“双公示”信息17633条,特定信用信息5619条。

  • 加载更多>>
  • 关于推行企业信用风险分类管理的体会与思考 来源 国家市场监督总局网站   |   2022/01/21

    2018年9月,浙江省市场监管局以慈溪市为试点,尝试综合考虑企业信用状况、经营特点、行业区域等情况,建立企业常规风险预警模型和“风险特征规则池”,开展监管风险动态评估与多维分类,在日常监管、随机抽查等领域实施差异化监管。2019年,通过依法归集全省8.6亿条涉企海量数据,运用互联网、大数据、机器学习等现代技术手段,聚焦企业潜在失信风险,建立全省通用的“企业信用风险模型1.0”,并经过扩大样本范围、考虑问题严重程度、改用机器判断、优化算法后迭代升级,最终形成“企业信用风险模型3.0”。同时依托统一行政执法监管(互联网+监管)平台,在36个部门开展“双随机、一公开”监管等行政检查中,全面应用企业信用风险模型对企业进行风险分类,精准实行差异化监管。2020年开始,又在食品、特种设备等重点领域创设“通用+专业”融合模式,将企业信用风险模型与重点领域专业风险监测预警模型有机集成,协同处置,实现从单线作战到多业务协同转变,进一步提升了精准性和协同性。

  • 研究|信息社会下信用经济的要素、特征与基本问题辨析 来源 《征信》   |   2022/01/18

    在信息技术快速发展的背景下,基于广义信用的概念分析信用经济的内涵,以及行为、信息、数据、标准四大构成要素,提出信用经济具有主体可识别、组织边界弱化、个体才能发挥、智能高效运行的特征。信用经济研究的关键问题包括三个方面:应区别信用经济与传统经济研究在研究对象、理性自私人假设、个体差异假设、信息对称性假设中存在的差异;由于信用大数据分析的智能化应用,信用经济活动不仅表现为“物物”交换,还表现为具有由“智力、道德”等人的自身因素所决定的更为复杂的活动特点;在信用经济中,经济、技术和制度紧密融合,信用、货币和价格体系将同时运行发挥作用,生产要素和产品从“物质”属性向“人的智慧”属性转变。

  • 信用建设目录清单专家解读文章之六 | 创新推动与系统构建:社会信用体系建设向纵深推进 来源 国家发展改革委网站   |   2022/01/17

    日前,国家发展改革委、人民银行会同社会信用体系建设部际联席会议成员单位和其他有关部门(单位)发布了全国公共信用信息基础目录(2021年版,以下简称“目录”)和全国失信惩戒措施基础清单(2021年版,以下简称“清单”),进一步明确了公共信用信息纳入范围,规范了失信惩戒措施,对保护信用主体合法权益进行了制度化安排,体现了系统性谋划、整体性推进和创新性发展的思路,标志着社会信用体系建设向纵深推进,对提升信用监管效能,推动法治政府建设具有重要意义。

  • “清单管理”助力信用法治建设行稳致远 来源 诚信贵州   |   2022/01/17

    目前,在信息共享方面,从全国到各地方都已形成了一套信用信息归集共享的机制,涉及数据共享的标准、接口等;在信用惩戒方面,各行业各部门出台了信用信息管理办法或者评价办法等,对于信用信息的应用也都作出了明确的要求。

  • 信用建设目录清单专家解读文章之五 | 建立健全法治化的公共信用信息目录和失信惩戒措施清单管理制度 来源 国家发改委   |   2022/01/14

    近日,国家发展改革委、中国人民银行会同有关部门编制了《全国公共信用信息基础目录(2021年版)》(以下简称“目录”)《全国失信惩戒措施基础清单(2021年版)》(以下简称“清单”),这是继《国务院办公厅关于进一步完善失信约束制度构建诚信建设长效机制的指导意见》(国办发〔2020〕49号,以下简称《指导意见》)实施之后,社会信用体系建设厉行法治的又一重要举措。目录清单坚持遵循法治轨道,创新制度措施,将法律、法规和党中央、国务院文件中明确规定的公共信用信息、失信联合惩戒措施进行集成化、系统化,构建起系统完备、科学规范、责任清晰、动态更新的目录管理和清单管理制度体系。目录清单的实施,必将全面提升社会信用体系建设的法治化水平,对构建诚信建设长效机制,推动社会信用体系迈入高质量发展新阶段将起到重要作用。

  • 加载更多>>

文章搜索

请输入关键字!